您的位置:

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这首歌里有我的爸爸

发布时间:2018-03-24 20:18

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哪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

第一次听这首歌,是在《跨界歌王》上,姚晨动情的演绎,听后,我泪流不止。第二次听这首歌,是在今年的《中国好声音》,这首歌深情诠释了时光流淌后凝结出的父爱之诗。

我的爸爸与这首歌里父亲的生活年代以及生活情景极其相似。

一九八四年,我的爸爸二十二岁,家里穷,不用说自行车,就连表都买不起,高二没读完便辍学回家挣工分,而我就在那个时候出生了。妈妈是奶奶用自己的闺女与我姥姥换的闺女,当时连彩礼钱都准备不出来,我爸娶上媳妇就很不错了。

印象中的爸爸总是背着行李卷出去打工的背影,一去就是两三个月,回来时要抱我,我便使劲往妈妈怀里钻。

五岁那年看见别的孩子有小车骑,哭着喊着在地上打滚非要爸爸带我去买,可是他没钱啊,至于他有没有捶自己两拳,我想有,回想这段往事时,爸爸说当时看着我哭的小脸通红心疼不已。

初中、高中、大学都在住校,回家的次数也从一星期到一个月再到只有寒暑假才回趟家,每次给爸爸打电话,他待的地方都不同,哪有活干哪就有他。

15年暑假,我大学毕业,为找工作的事发愁,他比我还着急,念叨着自己没用,他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因为穷高中没有上完便出去打工,三十年的打工生涯生生的磨灭了他当年的书生气。他无权无势,也不认识什么高官领导。

可我从来没有怪过他,没有他哪有我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参加了特岗考试,顺利考上老师。

15年的寒假,他没有出去干活,他的胃越来越不好了,犯恶心,吃不进去饭,越不吃饭胃越难受,越难受越不吃饭。我劝他去看看,他总是说没事,慢慢就好了。后来,他去村里的老中医那里看了看,开始喝闻着都让我嘴里犯苦水的中药。看着他越来越皱巴的脸,我的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。

16年暑假前,表妹的爸爸在外打工脑出血猝死,不到50岁,这个消息,让我心里一颤,有点恐慌,16年暑假,回到家,爸爸的情况越来越不好,他开始胡思乱想。

他怨自己,闺女找工作时,他帮不上忙,他怨自己没有能力,赚不到钱,他怨自己给不了闺女好的生活。他怨自己,儿子马上高中毕业了,上大学的钱哪里来,上完大学去哪找工作,自己的病不好,一直在家里待着,赚不到钱。我没有哭,只是平静地告诉他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养我们这么大,平安健康,我就很知足了,你在我心里很了不起。

那个时候,妈妈在北京给姨姐看孩子,弟弟在县城上卢中,我在外地教学,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。爸爸一个人在家,没有人和他说话,他不喝酒,不玩牌,不善言辞,便就一个人躺炕上胡思乱想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鼓捣他的手机,发现他近一个月内凌晨三点多都会给我打电话。

那个时候,我开始慌了,开始懊恼自己对爸爸的关心不够。

爸爸需要的不是各种各样的养生食品,需要的不是各种各样填满手机的小说,他需要的是睡不着时,儿女的陪伴,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通过冰冷的手机温暖的话语。回到学校的第一个晚上,我便把手机的自动关机的设置给停了。

第一个晚上,我没有接到电话。第二个晚上,我没有接到电话。连续好几个晚上,我都没有接到电话。

我给奶奶打电话询问爸爸的情况,奶奶说还是老样子。

晚上三点多,我给爸爸打去电话,只响了一声,爸爸便接起了,电话那头传来他似乎刚刚被吵醒时的声音,还责怪我这么晚了不休息,还吵醒他。挂了电话,我泣不成声,我知道爸爸根本就没睡,他依然夜夜凌晨三点多就醒来,然后睁着眼睛到天明。那以后,我经常凌晨三点多给爸爸打电话,他慢慢习惯着,开始絮絮叨叨的和我说话。他说,他第一次听见我软软的叫“爸爸”,哭了。他说,我小时候最喜欢玩骑大马,经常尿他一身。他说,他出门打工好几月才回来,有一次晚上回来,要抱我,四五岁的我在他怀里哇哇大哭,因为我忘记他是谁了。他说,我小时候看见别的孩子有小车骑,非得要,可是他没钱给我买,看着我哭的小脸通红心疼不已。他说,我很乖,懂得照顾弟弟,小小的手拍着弟弟睡觉,那画面,让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。他说,他很骄傲,因为我每次考试都给他捧回来奖状。他说,我不如小时候可爱了,越长大越不爱和他说话了。每次,我都流着泪伴着他沙哑的声音入睡。

那些中药起了作用,他的胃也好了很多很多。

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女儿扎着马尾辫 跑进了校园 可是她最近 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女儿一定 会美得很惊艳 有个爱她的男人 要娶她回家可想到这些 我却不忍看她一眼

我要结婚了,不知道婚礼中爸爸的心情,我想,他肯定不好受。

有一年春晚,看冯巩的小品《小棉袄》,看到一半,爸爸突然走出去,回来时眼睛有些红,这个世界上,除了他,不介意我素颜邋里邋遢,嫌弃我身上的肉少,找不到第二个男人了,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已经娶了妈妈。

距离我的婚礼还有一个半月,每次打电话和爸爸谈到这个事时,爸爸总是沉默好一会。然后说自己累了,便把电话挂掉。

如今的他,白发夹杂黑发,曾经高大的他也变得有些佝偻了,他害怕我出嫁,我何尝不害怕再也见不到他。

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 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

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旧报纸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,没有找见过爸爸留下的日记,

可爸爸对于我,就是一段优美的散文诗,他是我的信仰和支撑,哪怕老得像个影子,依然爱他,如他依然爱我一样爱他

上一条: 当孩子打架,你做对了吗? 下一条: 【亲子故事】“我在等妈妈”,一种莫名的辛酸

电话:0852-8922406 E-Mail:ybgs@zync.edu.cn

Copyright2009-2010 遵义师范学院办公室(党委办公室、院长办公室)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