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“不要怕,要加油”,空喊口号的鼓励是最无用的育儿

发布时间:2018-05-02 19:00

1

几个月前我去做牙齿检查,发现一个牙齿上之前的填补物已经逐渐萎缩,牙医建议需要做一个烤瓷牙冠,以防止侵入神经。那天牙医也没具体和我说,烤瓷牙冠是怎么一回事,只是非常简单地说,你考虑一下,想做的话就预约时间,大概需要3小时。我的建议是尽快做。我只听到了“3小时”这个关键词,本来就害怕补牙的我,更加害怕了。真的没有当场预约,回家考虑了起来。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约了两周后进行。那天上午我就开始紧张了,想和老公说说,老公刚听一会就开始“嘲笑”,“都当妈妈了还这样”。后来看到我真的有点害怕,就问,“会打麻药吗?”我说“应该会的”,老公马上说,“打了麻药就不疼了呀,你害怕什么”。嗯,聊天不欢而散了。下午我提前了一点来到诊所,我见到护士就说,“我很害怕,我马上要进行一个3小时的手术”那个护士一脸迷茫,“嗯?手术?我们今天不做手术啊”。

原来从她医学认知来看,不涉及抽血吸氧的都不叫手术,然后直接和我说,“和真正牙齿手术比起来,你这个就是小菜一碟”。可是,她的回答似乎也没能帮助我缓解情绪。最终,牙医来了。我和牙医很熟悉了,在他那看了四年牙齿,他一进屋子看了我神色,马上就拉了一把椅子坐我旁边,看着我的眼睛微笑地说,“有点紧张是吗?”我点了点头。他又微笑地说,“来,我先来和你说说,我们今天要做的是什么”,然后示意护士把屏幕打开。随后牙医就开始一步一步告诉我,烤瓷牙冠是怎么进行的。每个关键步骤时,他还会和我强调可能出现的感受,“待会我们就先要打麻醉针,一共三针,在你的牙床处。会有一点点打针的疼痛,但马上你就会感受到牙床发麻了。如果需要,这里有一个挤压球,你可以捏紧,会有帮助”。

牙医花了大概10分钟和我细致地说完,这个过程中我真的不再那么害怕了,之后的装烤瓷牙冠的过程也很顺利,真的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害怕。

2

这次的亲身经历不禁让我联想到了平时带女儿的过程。小D是个比较谨慎慢热的孩子,每次看到新事物总不愿意第一时间主动尝试,第一次见到不熟悉的亲戚;第一次坐滑滑梯;第一次参加早教班,似乎都可以从她的眼神表情中看出一丝害怕和不确定,于是就会呆呆地站在那里,什么都不动。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,就是和她同龄的几个孩子,总能第一时间叫人打招呼,总会勇敢地自己走上滑梯滑下来,总能积极配合老师要求非常踊跃。每到这时,我们总会鼓励她,“不要怕啊,没什么,你可以做到的”,但是长久以来这招似乎并不奏效。原来这么久以来,我们对女儿说的“不要怕”和我老公、护士对我说的是一模一样的啊。可是他们不是我,他们无法感同身受。他们当时对我说的话,看似是鼓励,但不仅没帮助,还让我更加无力,感觉没人理解我,似乎就我一个人是最怂的。

换位思考,女儿当时也是这样的感受吧,我觉得“没什么”的事情,对她来说,害怕紧张的情绪就是这么激烈而真实。我却打着鼓励的名义在否定她的情绪,觉得这些情绪都是不值一提的。这根本不是鼓励,反而打压了孩子内在的力量啊,“你好差劲哦,这么一点点事,都害怕”。那我们该怎么做呢?想想我的牙医,当时让我真正不那么害怕的,就是牙医的那10分钟。他首先认可我的情绪,“有点紧张吧?”,他的这句问话一出来,我顿时觉得终于有人懂我,有人接纳我的情绪。然后他开始和我讲解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是啊,所有的害怕或者紧张,都是来源于我们对于“未知”的不确定性,孩子也无一例外。

那个不认识的叔叔是谁?那个高高大大的滑梯是什么?那个不认识的老师为什么要求我做事?因为不了解,慢热谨慎的孩子出于保护自己就不作为,这时家长越鼓励,他们就越不动。因此,我们该做的是,不要给孩子压力,非要让孩子去做,但可以带着孩子在一旁和他讲解,帮助他理解这是什么,“你看这是妈妈的阿姨,妈妈小时候总去她家里玩,就像你现在总去XX的家里玩一样”;“这个是滑滑梯,我们爬上去后,坐下来,然后qiu地一声就滑下来了。你看那个小朋友玩的可开心了”。当我们用事实告诉孩子这些是什么,同时可以利用孩子之前的经历进行联系,或者引导孩子去观察其他人的情绪时,我们就是在引导孩子理解这个世界。有了理解,就减少了不确定性,没了不确定性,孩子就会安心。安心的孩子自己内心就会勇气踏出这第一步,而不是靠父母口头的鼓励。

这个世上真的没有100%的感同身受,如果我们无法理解,那请至少能够做到少一点评判,多一点聆听,学会好好说话。

- END -

上一条: “哭穷”教育正在慢慢毁掉你的孩子 下一条: 小时候被爱,是一个人一辈子的铠甲

电话:0852-8922406 E-Mail:ybgs@zync.edu.cn

Copyright2009-2010 遵义师范学院办公室(党委办公室、院长办公室) All Rights Reserved.